快捷搜索:  公告  as  test

间接亲历灵异事件二则

一 · 白胡子老头

四川人对于这个怪谈大概并不会陌生,可能各地具体称呼有所差异,事实上这是一个介乎于都市传说和怪谈之间的故事;具体的考究过程这里暂时先不多说,大家姑且可以先理解为类似于“熊家婆”或“虎姑婆”之类的存在。

事件当事人已经去世,大概比我大十七八岁的样子吧,还活着大概也是五字头的人了,去世原因单纯是疾病,这里面倒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元素。现在要说的,是当事人还在是小孩、算起来应该是上世纪75-85年代的事情,事件的具体经过,我是当年听我外婆讲述的。

事件起因很普通,就是当事人和小伙伴出去玩,结果很晚都没回家。当然,现在来说这不算个事,别说晚归、彻夜不归也没人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在当年的农村孩子来说还是几乎没有的情况——当事人当时大概五六岁的样子吧,平时挺老实一个孩子,加上那个时代农村电力建设相对落后,即便是夏天晚上也很早就黑了。总之……大概是到了晚上九点过十点来钟了吧,当事人都还没回家,于是那家大人就比较急了:一是那个年代农村的交际范围很狭窄,来来往往的基本就一个院坝里的那几户人家,但是前去询问之后却并没有消息;二是一如我之前所说,那个孩子从未出现过晚归的情况;而最主要的一点,是当时我老家附近人贩子拐卖小孩的情况被传得风风火火的(事实上也就是当时资讯封闭造成的,真被拐的就我所知其实只有一个)。综上所述……当事人的家长开始着急了,于是跑到生产队找民兵帮忙一起搜寻,然而一大帮子人心急火燎地把整个生产队跑遍了,却还是没找到人。当时时间差不多已经过12点,民兵就建议大家先回去,等第二天早上要是孩子还没回来就去镇上报警,于是大家也就各自回家了。

也就在这时,在当事人家屋后的一棵大树上(那棵树我小时候还在,依稀记得是一棵桉树),有人看到了黑糊糊的一坨什么东西(当年的月光照明还是很给力的),于是就用手电照了照树上——只见那孩子(当事人)被一根麻绳,吊在离地四五米高的地方!还不是捆绑着吊上去,就是一般电视剧常见那种上吊套脖子的吊法!

或许是因为小孩子体重比较轻吧,总之人们七手八脚把孩子放下来的时候,那孩子虽然已经面色青紫,但总算是送医院之后被救回来了。而这个怪谈,从这里也就真正开始了——

事后大人们开始讨论这个事情,很明显:能救回来的话,不管怎么说孩子被吊上去的时间不会太长,而当时除了几个老弱病残之外基本上可以说是整个大院的人都出动了,可以说是全员都有不在场证据;而动机方面更是无从提起,且不说那家人在当地没有仇家,那个年代来说有仇家也不会用这么离谱的方式报仇(老家还算得上民风淳朴的);从被吊高度来说,也不可能是小孩子自己爬上去的。于是,小孩的口供成了唯一线索……

于是,等小孩在医院醒来之后,大人们问道是怎么被吊上去时,那孩子当时的一句话,让听到这个事件时不过六七岁的我,觉得后背发凉。那孩子的原话是这样的——

“一个白胡子的老头叫我荡秋千。”

姑且先到这,第二则晚上下班回家更新。

------------更新分割线-------------------

本来说下班回家更新,结果一打开电脑就情不自禁地捅开了游戏……该死的洛奇败我精神毁我钱财,此世之恶莫过于斯!!

事实上第二个故事我是没太大兴趣说的,一是因为第一个故事多少还有那么点恐怖意味,然而第二个最多就是有点玄乎;其次嘛……事情太简单了,三五句话就能说完。

和第一个故事一样,这个也不是我直接亲历的,不过发生得还是蛮近了。

说起来关于亲戚的辈分称呼我一直捋不太顺,反正事情就出在我妈的姐姐(四川叫嬢)夫家,至于事情的起因嘛……荒唐可笑之余还挺有时代感的——我嬢的老丈人练轮子功的(笑),当时是真迷进去了,有病不吃药说是李大师给他隔空发功就能消灾祛病,最后死于膀胱癌。

这么一说的话我倒是突然发现,我家去世的老人除了我曾祖母(之前也说了我特么捋不清男方和女方的称呼差距,反正就是我外公的妈)活到99无疾而终之外,基本上没几个正经死的——除去之前我提到的邪教信徒(笑)之外,我外公60岁那年刚过完生日(大年初三)之后没几天脑溢血发作(有高血压病史但不爱吃药),老话常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他老还真就正月十五当天死的;我外公的弟弟比他好点,总算活过60,不过是自己把自己作死的——具体死的时候多大岁数不清楚,反正就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吃伟哥把自己吃死了……还有我干妈她家老头子,更为奇葩:2006年左右的事情了,老头子突然就不吃饭,也没任何毛病,就是不吃饭,然后活活把自己饿死……最后我前爹(想了想只有这个词比较适合)那边也是被作死的,我奶奶(我爹的妈)糖尿病晚期,已经并发白内障的地步了,我爹给人吃枇杷……这里插个小笑话(毕竟故事本身太短了,凑点篇幅):九十年代初期我前爹是个蹬三轮车的,嗜赌,稍微年纪大点的朋友应该还有印象,那个年代有所谓“抓赌”这种东西……总之我前爹也就为这事进过看守所,当时是我奶奶送的饭(那时候看守所还不管饭)……我大概描述一下菜单吧(大概这便是诸恶之源了):白米干饭,油炸花生米……听着挺不错是吧?实际上吃着也很香,然而问题在于——没水!这破玩意儿没水一大碗你吃下去试试233333总之我当初听说这事的时候也拿我前爹开涮“一顿饭的仇等了三十多年你也算忍辱负重的”。事实上我相信我前爹那个怂货他也没胆子真干,好心做错事的可能性占了绝大多数,但是联系起前面那个小故事……实在很难让人不怀疑这里面没有点打击报复的念头233333

言归正传,说回我嬢那边。

其实也没出啥幺蛾子,丧事该咋办咋办,偏偏是头七出事了……虽然从结局来说也没出啥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